第五千一百八十五章 真正的死亡(1 / 2)

踏星 随散飘风 3823 字 16天前

混寂看的惊悚,这也行?它是防御强大,不是不死,这命卿居然敢任由陆隐这么斩下去,不怕被斩成碎片。

圣柔,时诡它们彼此对视,似想到了什么,一个个目光低沉。

陆隐发现一件事,不管剑如何斩下去,都不可能彻底撕开命卿身体,最多在它体表拉开一道血痕,血痕永远只有那么深,无法再深入。

是生命力。

这命卿将雄浑的生命力凝聚于皮肤之下,以至于尽管看起来惨,被自己不断重创,实则除了第一剑,其余所有的剑斩都只是伤到皮肉。

看似血洒天地,实则还是皮外伤。

然而伤是真的伤了。

它在利用这些伤。

正想着,陡然的,难以形容的寒意侵袭,他下意识瞬移避开原地,只见原地,虚空泯灭,灰色一闪而逝。

那是?

周边,虚空再次泯灭。

陆隐急忙避开,眼看着刚刚待得方位彻底消失,只有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暗吞噬周边,并缓慢修复。

不管对宇宙做什么,宇宙总能恢复自身,陆隐还特意领悟过。

而眼下这股恢复的速度,是他见过最慢的。

命卿出手了,动也没动,只是瞳孔盯着陆隐,盯向某处,某处泯灭。陆隐不断瞬移避开,只听到一声声闷响,虚空不断泯灭,出现一个个黑暗的痕迹,宛如宇宙被打伤。

他陡然抬头,只见整个阴阳界笼罩了一层灰色。

圣柔声音传来:“命卿,你疯了,想彻底抹灭阴阳界。”

时诡厉喝:“不管发生再大的战争,七十二界都不能动,这是主宰的底线。”

运心也劝道:“何况就算你毁灭阴阳界也未必能阻止这个人类逃离。”

陆隐看着外界,从七十二界向下看,原本黑白的阴阳界笼罩了一层灰色光晕,这股光晕如同那无数被泯灭的虚空一般,或许只要一刹那,整个阴阳界就会化为无边黑暗,彻底消失。

原来如此。

命卿承受了那么多剑,带去的伤通过逆向损耗,完美融入了武装生命力内,导致武装生命力再次蜕变,变成了这几乎看不见,却摧毁性恐怖的力量。

随着它瞳孔转动,看到哪儿,哪儿就毁灭。

逆向损耗,伤在它身,却增强了生命力,这就是命卿的实力。

“怎么说呢?生命力,重点不在于力,而在于生命。”千机诡演声音传来:“生命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,何为生命?生者,命存,持续就是生命。”

“你给予它的伤,是为了杀它,那么就是在剥夺它的生命。它逆向损耗的便是生命本身,也就是,死亡。”

“我们研究过生命力,生命一道也研究死寂力量。”

“如今命卿通过逆向损耗赋予其生命力的,便是比死寂更纯粹的死亡,这股死亡的力量对应的才是生命。”

陆隐呼出口气,所以死寂对应的是活性,而非生命。

死寂,不是纯粹的死亡。

活性,也不是纯粹的生命。

纵观宇宙,纯粹的生命就是生灵对自我想要延续的渴望,哪怕生命一道修炼的生命力都不是纯粹的生命,唯独命卿在被剑不断斩伤那一刻所渴望的,才是真正的生命力,所以逆向损耗弥补的才是想要剥夺纯粹生命的死亡。

“其实很久以前死主就想找到真正纯粹的死亡,但死亡永远只是概念,而非力量。”

“就像这命卿,也唯有在面临死亡危机的时候才能感受到对生命的剥夺一样。寻常状态它也做不到。”

“若能真正掌控纯粹的死亡,那才能真正决定一切生灵的命。”千机诡演感慨了一句。

陆隐无暇听它感慨,命卿瞳孔不断寻找他踪迹,若继续躲避,它很可能彻底泯灭整个阴阳界。

小看命卿了,早知如此,将战场放在真正的太白命境,它绝对不会毁灭。

这股运用于生命力上的纯粹死亡,陆隐还真无法应对。

不过命卿也没有掌握,否则陆隐难以逃掉。

它以为抹灭整个阴阳界就能抹灭自己,陆隐手指一动,岁月延伸,头顶,主岁月长河一角浮现。

“人类,还想找死吗?”命卿开口了,它也不想与陆隐鱼死网破。圣柔它们说的不错,真毁灭阴阳界,它也要倒霉。

一道道目光看向陆隐。

台阶给他了,直接下就行。

陆隐看着命卿,淡淡来了句:“看来你玩不起。”

一句话,彻底点燃了命卿的怒火,也让圣柔它们呆滞。

什么意思,都到这份上了,这个人类莫非真想杀了命卿?还要一战?

他哪儿来的底气面对命卿当前的毁灭性力量?

命卿陡然睁眼,灰色顺着阴阳界收缩,那就死吧,就算毁灭了阴阳界,它大不了被关入岁月古城,后果什么的已经不去考虑了,主宰之下皆为蝼蚁,等再出来,一切又都恢复正常了。